抄底Tencent正这时候? – Tencent,股票价格 – IT之家

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分部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其一,过往归类于“其他”业务分部下的支付、理财及其他金融科技服务:其二过往归类于“其他”业务分部下的云服务及其他面向企业的活动。

中国近两年广告业务下滑很大,腾讯的广告业务也受影响,但是腾讯的社交广告依然在快速增长,说明了这个板块的生命力。

2015年以来,增值服务占营收的比例从80%降至60%,降幅相当可观。

支付宝比起微信支付,在金融生态建设方面更有优势。企业服务方面,腾讯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0%至47亿元,阿里云收入同比增长64%至92.91亿元。腾讯云增速已经超过阿里云,但是营收额相差近乎两倍。短时间内,这个差距也是抹不平的。

具体而言,腾讯云服务、理财板块和社交广告表现突出,腾讯游戏等占比比较大的板块也恢复增长。腾讯云服务单季收入达到47亿元,同比增长80%,单季收入已经超过2018全年收入的一半。2018年9月,腾讯启动战略升级同时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云计算业务快速增长,和阿里云差距进一步缩小。根据阿里11月1日公布的财报,阿里云2019年Q3营收92.91亿元,是腾讯云单季度营收的1.98倍。

腾讯估值至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是因为微信。当增值业务增长乏力,微信通过广告变现的能力配不上它的估值,投资者需要调整思路。

图片 1

第三季度,腾讯在运营与财务方面均取得稳定健康的增长,特别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以及广告分部的收入,均录得双位数的环比增长,体现了新业务的实力及业务的多元化发展。

下面简要分析腾讯的情况。

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腾讯开始在财务报表中单独披露“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这一新的业务分部。

另外,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6%至267.58亿元。该项增长主要反映商业支付因日活跃用户数及人均交易笔数的增加而带来的收入增长,以及云服务因在主要垂直领域的渗透而带来的收入增长。随着用户活动及现金流转增加,腾讯金融科技板块支付生态系统日益蓬勃。日活跃用户数、人均用户交易量、活跃商户数等均有所增加,促进了商业支付交易笔数及交易金额的强劲增长。

2017年Q1,网络游戏和社交网络同时发力,同比增速分别为30%和57%,使增值服务收入增幅从2016年Q4的27%暴涨到41%。2017年Q3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51%。

腾讯的“930”改革当然可以称之为积极适应新环境,富有远见和魄力的大动作。但是腾讯之所以作出这样激进的改革,应该说,同样也是腾讯自身的困境,让它迫不得已地走出了这一步。

此外,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5%至506.29亿元。网络游戏收入增长11%至286.04亿元。网络广告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13%至183.66亿元,游戏、教育及电子商务垂直领域的广告主需求强劲,抵销了汽车业广告需求疲软。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增长32%至147.16亿元,主要受惠于微信朋友圈广告库存及曝光量的增加,以及移动广告联盟的收入贡献。媒体广告收入同比下降28%至36.50亿元,主要由于包括腾讯视频在内的媒体平台受宏观环境及主要电视剧的排播不确定性影响。

第二类是“法币”,价值取决于发行人的良心和能力。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本身没有恒定价值,只有不断创新、保持高速增长才能获得青睐。此类股票获得资本热捧估值水平远高于茅台,被资本抛弃时犹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土耳其等本国法定货币购买力。

图片 2

根据各公司已披露的2019年三季度财报,2019年第三季度云业务增速中,腾讯云、阿里云和亚马逊AWS的增速分别为80%、64%和35%。

抛开贸易战、人民币贬值等宏观因素,腾讯股票大幅下跌的根本原因是增速放缓。

营收上涨而利润下降,自然是成本上升过快的结果。腾讯Q3总收入成本为547.57亿元,同比增长21%,环比增长10%。其中增值服务收入成本同比增长27%至244.02亿元;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成本同比增长31%至193.39亿元;广告业务同比下降8%至94.11亿元。

财报指出,腾讯云收入增加,主要由于现有客户增加使用量,以及教育、金融、民生服务及零售业等的客户基础扩大。

效果广告收入占比从2014年Q4的43%大幅提高到2016年Q4的62%,折射出微信变现能力的提高,但只是“折射”。

其中经营盈利(经营利润)为258.27亿元,同比下降7%,环比下降6%;期内盈利(净利润)为209.76亿元,同比下降10%,环比下降15%;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03.82亿元,同比下降13%,环比下降16%。

11月13日下午,腾讯公布2019年三季报,当季公司收入同比增长21%,达到972.36亿元,实现净利244.12亿元,同比增长24%。

中国广告行业大约1000亿美元的总盘子,其中互联网广告约400亿美元。百度、腾讯在互联网广告市场的份额分别为30%和15%。

图片 3

腾讯广告业务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毛利润率偏低。通常互联网公司广告业务毛利润率在70%以上,腾讯却不到40%,估计是因视频业务拖累。

这意味着,我国的消费互联网红利已经消失。互联网玩家,尤其是像阿里、腾讯这样的巨头要想继续发展壮大,就必须寻找新的增量。而新的增量来自哪里?伴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推进和越来越多企业开展的数字化治理。显而易见,增量来自产业界。

互联网公司只要与资本“有染”,就穿上了安徒生笔下的“红舞鞋”,必须永不停歇地跳。在资本眼中,营收增速高于一切。不论苹果、亚马逊还是腾讯、阿里、京东,无一例外。

马化腾“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的论断是业界共识。在2018年,“人口红利消失”“流量见顶”成为互联网高频词汇。

广告是互联网公司最基本的变现渠道,但腾讯成为广告巨头是最近几年的事。

B端转型成果喜人

网络广告收入占比原封不动,算是没有掉队。

互联网化,就是信息化。

但腾讯广告的增速突然下降,2018年Q1还有55%的同比增速,Q2就掉到39%。结合社交广告占比从69%跌到66%,可以推断问题出在微信,今日头条系列产品的崛起“功不可没”。

图片 4

腾讯为什么跌?

横向对比,2019年Q3网络游戏为腾讯贡献了286亿元营收,在Q3腾讯总营收中占比下降至29%,而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为腾讯做出了更突出的贡献,营收占比上升至28%。

增值服务失去的份额被“其它”业务获得,其它业务占比从2015年的5%升至2018年H1的23%。

一个有趣的变化值得注意,与游戏业务营收贡献快速下滑相伴而生的,是“其他”业务分部营收贡献的飞速增长。

总之,当腾讯主营业务同比增速回升到50%以上买入才安全。营收增速不到50%的互联网公司不可能一飞冲天让你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