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马追赶:马明哲携“平安付”赶场 欲二零一六年职员和工人过千人

中国平安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壹卡会的消息日前不胫而走。对此消息,中国平安集团和深圳壹卡会均对本报予以否认。

或许,平安集团对陆金所的定位可以从陆金所的全名——“上海陆家嘴(13.19,
1.20,10.01%)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上窥见一斑。

“很少会有第三方支付机构会深入保险领域。”和一些支付公司基础的收、付业务相比,平安付的抱负显然不止于此。“我们更倾向于提供行业解决方案。”而产品创新、市场创新就成了“新来者”后发制人的关键。

顾敏向记者透露,目前平安集团对互联网金融业务分为两大主题:金融与非金融。

一旦收购第三方支付公司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陆金所投资者资金划拨就将纳入人民银行监管范畴,实现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的账户资金能够直接划转的终极目标。

“我们并没有想过通过线下收单来赚钱,而是获得客户。”一位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员工告诉记者,通过线下银行卡收单,可以将触角连接到终端客户,根据日常运营的信息流,来给这些小微企业提供融资、理财等服务。

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第三方支付业务交易规模达12.9万亿元,同比增长54.2%。艾瑞咨询预计到2016年,整体市场交易规模将突破50万亿元。

而今年年中有消息传出,上海捷银已成为平安集团的子公司。相较壹卡会,上海捷银的牌照更为全面,包括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等牌照。

“目前看来,这四家公司要么有个强大的股东背靠大树好乘凉,要么业务规模很大在其涵盖领域内数一数二,都不太可能被平安收购。”一第三方支付企业人士说。

接入平安系

市场规模急剧扩张的第三方支付领域的竞争已是风起云涌,在马云的阿里巴巴手握支付宝,马化腾的腾讯坐拥财付通之后,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终于携着“平安付”拍马赶到。

“在金融部分,平安的逻辑是着力打造开放平台。”他如是称,“重点在于”开放”,而非”金融”。”

这四家与平安同处一城的深圳企业中,壹卡会涵盖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互联网支付,腾讯旗下的财付通业务类型有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固定电话支付,快付通业务类型为互联网支付,银盛电子涵盖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固定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

陆金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陆金所的“杀手锏”是负责风控技术、建立风控模型的团队,其中运用了大数据的统计和分析。在风险数据上,陆金所依靠的是平安集团积累多年的个人金融消费风险管理数据模型。

从平安入股到现在一年多来,平安付的注册资本一路蹿升至7.6亿元。这笔巨额资金对于初创期的平安付来说可谓打入了一剂“强心针”。

而在“非金融”领域,马明哲厘定的领域是“医食住行”。

平安已将互联网金融创新视为集团下一个重要经营战略,但此类创新在国内金融监管上尚属空白,被集团定位为互联网金融创新平台的陆金所,涉及资金划拨环节的安全性监管,已悄然构成其一大发展瓶颈。而解决办法,正是通过第三方支付牌照。

目前陆金所仅推出了一款面向借款者和出借人的个人借贷中介服务——稳盈-安e贷。借贷双方通过这个服务达成交易,而陆金所负责向借贷双方提供中介服务,如发布借款需求,管理借贷双方以及担保公司之间的借贷及担保活动、借贷资金的划拔等。

但独立的背面则意味着市场化。“虽然我们是集团一员,但和集团任何业务合作都是本着市场化的原则,所以是否能够提供好的产品和价格成为了重中之重。”王洁凤说。

移动支付布局

一个月前,中国平安旗下一子公司正在洽谈收购第三方支付企业,但因项目还未谈成,不便透露具体情况。

一位互联网金融行业人士从金融IT切入,目前正在进行互联网银行方面的布局。他告诉记者,消费金融大有可为。而P2P网贷、信用卡、平安付都可以成为针对个人与小微企业主提供的消费金融服务。

平安之所以要走“综合金融”之路,就是要产生“1+12”的效果。而在王洁凤的眼中,纵然平安付的产生部分源于平安旗下保险、银行、基金、信托等的支付需求及交易数据不至于外流的需要,但平安付对平安整个集团也意义重大。

“做支付一定要同时做消费端和商户端,否则两个轮子,缺了一个就滚不起来。”顾敏说。移动支付是整个平安支付公司最核心的业务,而平安付最核心的战略在于,在移动支付领域为商户和消费者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同时,第三方支付还将成为又一个盈利新渠道,在保险业务盈利趋缓的情况下可能成为重要的盈利渠道之一。平安若收购第三方支付成功,将不仅仅作为支付工具来使用,它将集合平安一账通、平安银行卡、支付工具“三位一体”,整合成“支付云”,为其数千万客户提供一站式的支付体验,从而打造了“保险+银行+支付”的全产业链模式。

与其他平台上的经营情况类似,目前,陆金所平台上的贷款人60%~70%是个体工商户,贷款利率在央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40%。借款人大多来自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人,而贷款人往往来自民营经济比较发达,对资金需求比较强烈的地区。

平安付注册资本7.6亿元,公司总部落户上海,前身是2005年成立的深圳明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去年9月,平安集团持股99.88%的平安金科、新疆国年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三亚富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及个人姜兆和出资6994万元购下明华智能的全部股权,所占份额分别为49.99%、25.01%、17%和8%。而明华智能此前已100%控股拥有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等牌照的深圳市壹卡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三者关键是需要一个账户,一个名下收录了各种优质产品、强大功能、完善服务体系的账户,同时为客户配置最优的解决方案。”顾敏直言,“这正是集团内部高度重视”一账通”平台发展的缘由。”

早在三年前,中国平安就曾有意入股第三方支付公司。据一位平安人士透露,在第三方支付巨头“通联支付”2009年筹建时,筹建人万建华就希望与中国平安合作,因为平安集团庞大的数据中心、后台支付平台等都十分先进。但是最终通联支付由上海国际集团和上海国际信托等公司牵头组建。

“平安公信力好、品牌有优势,借着平安,陆金所也获得了前期发展的一定优势。”
陆金所副总经理黄黎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去年上线,经过几个月的测试,今年年初才开始放量,陆金所并没有打广告,只是依靠口碑传播,截至目前,整个平台的交易量突破8亿元。

2012年,整体支付市场中,中国银联依然占据核心地位,全年交易规模达7.76万亿元;互联网支付企业迅速崛起,支付宝、财付通交易规模分别达到1.86万亿元、0.74万亿元。“虽说‘蛋糕’逐渐变大,但这一市场几年来份额情况变化并不大,显得非常稳定。”要在稳定的市场中撕开一道口子,实非易事。“支付的‘马太效应’很强,越强就越强,越弱就越弱。”

他称,容许集团内部不同的子公司之间存在竞争关系或业务重叠,这看起来不明智,但样是为了平衡创新与创新业务带来的风险。

而深圳壹卡会于2011年5月第一批获第三方支付牌照,当时一共有四家深圳企业同时获牌:深圳市财付通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快付通金融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深圳银盛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壹卡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核心提示:凭借国内大金融集团——平安的支持,在P2P网贷行业,陆金所一出生便有了较好的品牌与信誉。

事实上,在王洁凤办公室的隔壁,就为平安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顾敏留了一间办公室。顾敏常常会来此办公,当然他不是来“管头管脚”的,而是在这里和大家一起进行头脑风暴。按他的说法,做金融的人搞不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需要一些不一样的人。而平安付里充满了“不一样的人”,业务人员主要来自互联网行业。

金融与非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