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园有道“新学期”开启 周枫:重点于长期 不会因资金财产商场的短时间波动而做决定

图片 1

2013年末,有道精品课积累了一定的用户量,可问题又来了:用户都说产品好但没人买单,商业化模式迟迟走不通。周枫坦言:“我们发现大家都在做教育,但我们始终想不通怎么做”。既然有用户量那就先做广告吧,于是有道选择把流量导给别的教育企业做广告。

在涌入的资本当中,其中包括2018年下半年今日头条、京东教育、美团等新玩家入场之后,也包括传统的老牌教育公司新东方、好未来,例如。好未来投资的教育项目达90余起,超过了BAT的总和。

据悉,在“双师型”大班在线课程中,一个讲师在助教和智能设备的支持下,可以同时向大量学生授课。有道精品课程招生人数从2018年上半年的930万人增加30.8%,至2019年上半年的1210万人;从2017年的1000万人增加113.8%,至2018年的2140万人。2019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课程的销售在网易有道总营收占比57.4%,K12领域付费学生人数达到10.5万人,同比增长81%。

除了在线课程,有道也推出了一系列硬件在线学习工具包括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等。在线课程包括有道精品课等。智能硬件包括有道翻译王、有道词典笔等。还有交互学习应用有道数学、有道阅读等。

当天,网易有道以13.75美元开盘,跌破发行价17美元,截至收盘,报12.5美元/股,较发行价跌26.47%,市值约14亿美元。对此,丁磊表现得十分淡定:“2000年6月网易在纳斯达克上市,那时网易的股票首日也并未收获大涨,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呈现大幅跌势。但从长期来看,网易公司为上市时买入的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网易有道重视科技和技术,这与其CEO有关。

网易有道孵化于2006年,最初为试水搜索殷勤业务成立但并未成功,但有道词典产品的尝试带来了新的方向,加持互联网早期人口红利以及免费特点,词典等产品的开放为网易有道完成了早期用户积累,
在2014年总用户量突破5亿,随后网易有道开始在教育领域拓展。目前围绕在线教育的软件、硬件产品是网易有道的核心业务,例如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有道精品课、网易云课堂等。

对于在线教育公司,盈利问题将是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在做有道3.0、4.0版本的时候,有道团队的积极性完全体现了出来,罗媛为把产品做到极致,做用户研究使用了焦点访谈、人物决策再到用较为标准的口音测试,工作量细琐而庞大。这巨大的工程最终通过调动多方资源、与整个集团用户研究部门对接,双方多番探讨、尝试之后确定下了方案。探索的过程虽然艰辛,但因此加快了团队的磨合,也让有道产品的开发变成了更加科学和更加系统化的工作。

丁磊通过三番五次的劝说,终于说服了周枫加盟网易,帮助网易开发反垃圾邮件系统,以及后来应用到网易游戏中的的网易动态密码保护系统“将军令”。

周枫在谈及网易有道在线教育业务的差异化特点时表示,不同于从线下角度出发到线上的企业,网易有道是从互联网出发开始做教育,更关注怎么样能帮到更多的用户,网易有道非常擅长做所有年龄的学生,不同背景的学生都可以用的产品。而在课程方面,线下教育公司大多集中某个年龄段,而网易有道试图向所有年龄、背景的学生提供服务。

网易有道CEO周枫说,有道2006年正式成立,创业13年,绝对不算是一个快公司。我们也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

由有道词典爆发之后,周枫约谈了有道首席科学家段亦涛以及当时还在产假期间的总监罗媛,提出了一个发展方向“我们做教育”,又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做好教育”。约谈的结果是,方向是确定了,怎么做大家还是没有头绪,只能往大方向走,先“动手”再细思。

“教育行业长期来看,有了规模之后盈利不成问题,线下是这样,线上更是这样。”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的盈利,网易有道CEO周枫这样判断说。正是因为现在大家都看好这一行业所以快速投入,这才导致了行业普遍性亏损问题。

创立13年“低调”发展,网易有道成为了网易系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

目前,有道形成了一套闭环教育产品,主要覆盖K12,同时也有全年龄段教育产品,通过付费获得收入。从目前运营情况看,投入和支出还没有成正比。

2019年10月25日网易有道成功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AO」,成为了网易系中第一个独立上市的子公司。

破发之外,网易有道能否逆风飞翔,这就取决于其后续的财务表现了。

谈及此次网易有道上市以及第二次来到美国敲钟,丁磊现场表示,“(上市)对企业最大的价值和作用就是治理更加规范化,这个规范化背后就是透明。不要去关注股价,核心是要把产品做好。我们公司还是网易有道的控股大股东,未来对它的业务仍将全力支持。”

工具类产品的特性是用户量大,有流量,但缺乏商业模式。一直到最近的三年,我们发现中国的K12在线教育,是一个非常适合的商业机会,我们觉得是可以发力的机会。
丁磊在上市现场说,为找到一个好的商业机会,有道摸索了近10年。

其实对于教育领域来说,破发大可不必被视为洪水猛兽——在线教育的几大巨头都没有逃脱首日破发的魔咒,新东方在线上市首日破发下跌6%;跟谁学发行价10.5美元/股,收盘时股价报10.48美元/股;51Talk,开盘价为19.50美元,最终18.98美元收盘…然而截至今天,新东方在线较发行价上涨47%,跟谁学较发行价上涨近43%。

网易有道的下一步:AI教育

此外,美国知名投资网站SeekingAlpha
在近期分析文章中表达了对中国教育市场的看好,分析师认为中国教育市场发展很快,潜力巨大。“有道也有望从整体市场增长中获益,它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在线课程和广告,在未来几个季度应该会有不错的增长数字。我们对该公司未来几个季度的增长持乐观态度。”

记者任晓宁北京时间10月25日晚21:30,网易有道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这家创办13年的企业,以搜索起家,目前主要业务是在线教育。这是网易旗下首家独立上市的子公司,早于之前更被看好的网易云音乐以及曾经声势浩大的网易未央。

聚集起用户之后,有道的在线教育征程可以说是披荆斩棘。但可以看到,有道产品一步一步做大与团队的努力息息相关。

正如网易有道CEO周枫的回复:“现在环境的确不太好。我们今天跨过了上市这个里程碑,长期来讲对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创造回报是有信心的。”

原标题:网易有道“新学期”开启 周枫:着眼于长期
不会因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

有道第二大股东是周枫,持股比例超20%。按照发行价计算,周枫持有的股票市值近28亿元人民币。

在IPO当天的记者会上,周枫说:“我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互联网出发来开始做教育,很多公司是从线下教育这样的视角蔓延到线上的教育,两个不同的来源和方向就会造成大家的做法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会非常关注怎么样能帮到更多的用户。”

破发的背后:在线教育一二级市场冰火两重天

成立13年,网易有道在网易集团各线业务中相对低调,2018年4月,网易有道以独立品牌身份宣布完成首轮融资,获得来自慕华投资和君联资本的战略投资,投后估值约为11亿美元。网易云音乐、网易未央、网易有道谁将成为网易系第一家独立上市子公司也成为彼时市场关注的重点。

有道上市,最大受益人无疑是丁磊。根据有道招股书,网易持有网易有道66.2%的股权,丁磊本人持有网易45.5%股份,是第一大股东。按照上市发行价计算,丁磊身家再增添40亿元人民币。

此番的缓一缓不如说是脚踏实地,为有道提供了一个规划未来发展的喘息机会,避免了因冒进而引起的翻车事故。2013年是在线教育元年,由此诞生了多家做在线教育的企业,而这些急于“吃热豆腐”的平台都倒在了黎明前夜。有市场机构调查显示,2016年底,70%的在线教育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10%的公司能够持平,能够盈利的仅占5%,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

据网易有道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上半年,网易有道学习工具产品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亿,其中网易有道词典MAU为5120万,有道翻译官MAU为2510万,有道云笔记MAU为530万;有道精品课程招生人数从2018年上半年的930万人增加30.8%,至2019年上半年的1210万人;K-12课程注册用户约590万。

当然,桎梏于获客成本以及过高的企业销售费用,当下K12在线教育公司普遍亏损是事实。网易有道在竞争白热化的在线教育市场能否保有持续创新力、更好的内容以及完善的盈利模式,仍需要市场验证。

营销大战主要是为了获客。为了吸引用户,在线教育公司们也不断推出低价促销课程,在成本高支的同时,收入却没有水涨船高,最终造成入不敷出。

柳暗花明的网易有道,做了在线课程几年后赶上在线教育风口,又一发不可收拾地研发了多款AI学习硬件产品。2016年,有道精品课的课程内容日渐齐全的同时,两年的时间里开发了多款AI学习硬件产品,包含有道智能笔、有道云笔、有道翻译蛋与有道翻译王等。

换句话说,能否在盈利模式环节突破在线教育盈利与亏损的困境这决定了网易有道的后续走势。

周枫认为,当下创业者、资本都看好在线教育行业所以快速投入导致了亏损问题,但长期来看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在线教育规模之后盈利不是问题。周枫在上市当日对全体员工的致信中表示,网易有道迎来了“新学期”,未来应续盯住用户做好的产品和服务、把眼光放长期,以及保护好创造价值的能力。

有道上市受益人

丁磊是如何找到周枫并展开有道搜索业务,又如何瞄准有道词典这个在当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业务的故事,众所周知。但“有道的教育业务是怎么起来的?”这个问题的真相,却鲜少有人了解。

“其实在美股市场并不乐观,作为2019年夏天以来第一个CDR中概股的公司,在很多公司上市流产的背景下,网易有道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能够成功上市已经非常不易。”某美股券商人士表示说。

持续发力在线教育周枫提出三点期望

从搜索转向教育

而网易有道,这家经历了13年浮沉的公司,绝对有足够的耐心和能力,去迎接新的未来。

最后,丁磊认同了,协调其他部门向外推广。

“互联网产业,资本的密集度和技术的创新能力,是任何一个行业都没法比的。如果更多的资本和创新涌入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话,那就是‘功在当下、利在千秋’,这会是一个民族的,一个社会软实力的体现。”丁磊认为,“中国的教育模式(互联网上课模式)一定会对全世界的教育产生巨大影响,三到四年后,全世界很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会学习在线教育模式,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不仅仅是基于一个电脑或者手机屏的使用,以后会基于VR的视频,更加身临其境,更加高效,更加趣味性。”

丁磊也是周枫做有道的最大支持者。上市发布会现场,丁磊直接放话,我今天放一句话在这里,中国的教育模式一定会对全世界的教育产生巨大影响,就是互联网上课模式。此前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也多次提到在线教育。他说,三到四年后,全世界很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会学习中国的在线教育模式,而且手段和形式会更加多样化。

就在上市前几个小时,周枫在致员工的邮件中说:“我们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2018年4月17日,网易有道召开发布会,宣布完成由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的首次战略融资。

目前有道产品矩阵背后的发展逻辑是,以运营多年的教育工具类产品流量池为基础,通过有道精品课等在线教育等产品提供教学服务,最后链接智能硬件产品完成线上线下闭环。而今年以来,周枫在对外发声中也频繁表示,在线教育、特别是K12赛道未来将是网友有道持续看好、发力的重点。为了打入青少年市场,网易有道将有道精品课调整为专注中小学生的在线大班直播课。

网易有道做教育,是一个偶然进入的赛道,其成立之初,目的是对抗百度的搜索。

这条路网易有道走了13年,IPO在周枫和有道团队的眼中只是个“新学期”的开始,只是个逗号,他们还将继续走下去。

这封邮件没有内容只有一个标题:我是网易的丁磊,找你有事。2003年,丁磊以75亿元的身家当选为中国首富。丁磊当时被垃圾邮件的问题困扰,他看到了周枫写的一篇论文《P2P系统中的近似对象定位和垃圾邮件过滤》,恰好能解决网易面临的问题,于是便有那份划破周枫命运的邮件。

网易有道并未摆脱教育企业“规模不经济”的问题,网易创始人、CEO丁磊在上市前的媒体会中也曾提到,“我们最早做词典是赔钱的,每个人都在用、每个人都不付钱,没有商业模式。”但丁磊长期看好教育事业的意义和价值,这也是网易集团内部愈发重视,并将教育提到2019年四大战略之一的原因。

图片 1

周枫这头还没想通怎么商业化,罗媛那头已经由最初的仅做内容推荐发展出了囊括考研、雅思、GRE、四六级、实用英语课程等等多种类课程内容。更重要的是直播风口的来临,让在线教育的教学形式变得生动,用户对课程直播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顺势而为,有道于是开启课程直播模式,覆盖内容更广、教学形式多样,商业模式也逐渐明了。

在此背景之下,网易有道登陆纽交所并且破发也就不难理解了。

网易集团长期支持丁磊不关注股价

2015年,有道找到做教育的商业模式,直播授课,用户付费。2016年,有道推出有道精品课。目前,已覆盖从少儿到大学全年龄段的课程,包括课程直播录播系统、题库系统、模考系统、作业批改系统等。

2016年,在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下,在线教育风口来得很快。与在“家里”做一个闷声不发的孩子不同,在同样做教育的“外人”眼里,网易有道是一匹黑马。在线教育市场从出生到成熟的过程中,吸引了包括在线教育机构、线下教育机构、互联网公司在内的分羹者。

作为少数美股在线教育公司代表,流利说每一次的财务数据都备受瞩目,原因无他,流利说的财报一直亏损——2019年9月29日,流利说公布了其2019年Q2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流利说净收入2.764亿元人民币,低于市场预期,然而,净亏损8780万元人民币。

北京时间10月25日晚21:30,网易有道于美国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交易代码为“DAO”,发行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ADS)17美元。开盘破发,下跌20.58%至13.5美元,首日报收12.5美元,较发行价跌幅达26.47%,网易有道目前市值约为14亿美元。

网易有道CEO周枫,以及网易集团创始人丁磊,一起来到美国路演。周枫在上市发布会上说,他一天基本上要开七八个会,反复向美国投资人解释中国在线教育的商业模式。

彼时,网易有道跌跌撞撞走了三年,摸索出了一套符合自身发展的模式,其更注重于自身产品的打磨,不拘于在线市场现有的框架,走出了与众不同的道路。

二级市场的惨淡表现与一级市场在线教育的火热追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片 2

有道目前的主要收入也来源于此。根据有道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学习服务和产品营收为3.15亿元,占比达57.4%,2017财年该比例为32.8%。其中,以有道精品课为代表的在线课程贡献了其中近7成收入。

网易游戏是丁磊的“心头好”,自2001年网易正式成立在线游戏事业部,便一直在网络游戏领域处于行业前列。忙于游戏业务的丁磊不忘享受音乐的熏陶,出于个人爱好也源于对在线音乐市场的敏锐嗅觉,丁磊再三思量决定做大、做好在线音乐,网易云音乐就此应运而生。再后来,网易考拉来了,网易严选来了,网易电商业务越做越大,“买正品上考拉”的宣传语不绝于耳。

而所有这些业务背后,都由有道旗下“一站式AI解决方案的云服务平台”做技术支撑,当中的技术包括了自然语言处理相关的神经网络翻译、自动语音识别、语音合成以及计算机视觉相关的光学字符识别技术,覆盖了在线教育的翻译、识别、批改等场景。

谈及上市首日破发,周枫在纽交所现场向记者表示:“现在(资本市场)环境的确不太好。我们今天跨过了上市这个里程碑,长期来讲对把生意做好、给股东创造回报是有信心的。”

一位在线教育从业者向记者说,在线教育目前获客成本高,用户复购率低,并且公司众多,竞争激烈,因此普遍面临盈利困难。

有道教育迈出第一步是推出有道精品课,但刚走就卡住了。课程内容是精品课发展的核心,可是有道团队连内容调研也颇为陌生,在调研中罗媛发现用户对有道精品课每日一趣这样的阅读内容很感兴趣,因此团队选择做了个性化推荐阅读。但做出来的推荐内容,用户也很喜欢,就是难以坚持下去,用户粘性低。为了解决用户粘性问题,罗媛又带着团队一块去当时内容推荐做得比较好的豆瓣取经,学习如何做好内容。

后来,虽然搜索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一个无心插柳的小工具让网易搜索技术团队发现了新大陆(行情000997,诊股)。

上市前几个小时,网易有道CEO周枫致信全体员工提到,“上市一定不是一家公司的巅峰时刻,不过是比较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我们不会因为资本市场的短期波动而做决定,有道的决策仍然会着眼于长期,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IPO前,有道于去年4月完成约4.3亿元外部融资,由清华控股旗下的慕华资本领投、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参投。上市后,清华控股旗下的慕华投资和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部分合计持有6.1%。此外,有道3名高管和5名个人股东持股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