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精准扶助贫苦者”成村落“摆脱清寒攻坚”生力军

图片 3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电商扶贫,一直都是农产品上行的核心渠道。但供需匹配、人才缺失、供应端掌控等难题,也总是让这条渠道产生阻塞,致使农产品难以走出广袤的农村土地,从而被迫与活跃的城市市场割裂开来。

10月17日,在国家扶贫日这一天,社交电商平台贝店发布“一县一品”扶贫助农成果报告。报告显示,目前贝店已经和150多个贫困县域达成产地直供合作,并在全国建立了49个精准扶贫示范基地,累计销售农特产品达800多种,销量达7亿斤,为农民创收超30亿元,带动20多万贫困地区农民脱贫增收。

9月23日,农历秋分,我国亿万农民迎来第二个中国农民丰收节。

社交电商面世后,扶贫情况开始从根本发生改变。拼多多、贝店等平台的集体下沉,把人才、技术、流量引到了农村,农产品供应源头的改头换面,倒逼农产品突破重重阻塞,自由上行到了数亿终端消费者手中,有了更大市场,也有了更高价值。

据了解,“一县一品”是贝店在2018年5月推出的扶贫助农项目,旨在将业务发展与扶贫工作深度结合,通过完善鲜活农产品的直供直销体系等动作推动农产品上行,帮助农民实现脱贫增收。自成立以来,贝店“一县一品”连续两年入选国务院扶贫办典型案例,成电商精准扶贫的中国样本。

在今年年初,《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对外发布,文件明确指出,今明两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三农领域有不少必须完成的硬任务。同时,文件提出实施数字乡村战略,深入推进互联网+农业。对比近五年中央一号文件不难看出,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对电商重视程度的持续提升。

眼下,下沉市场、电商扶贫领域的趋势变化,正共同催化社交电商扶贫的进化。

品质经济带动消费扶贫农特产品愈发受青

今年以来,无论是传统电商平台阿里、京东、苏宁易购、唯品会等传统电商势力,还是以拼多多、云集、贝店为代表新兴的社交电商新军,都做起了县域、乡镇、农村市场下沉市场的生意,以获取更多的新用户,发掘新消费市场,促进低线城市的消费升级。

下沉市场仍疯狂,社交电商更理智

消费者对于绿色、健康、品质产品的需求日益增长,而贫困地区由于工矿企业少、污染少、自然环境好,所出产的农特产品恰恰符合有机、环保的要求,因而更加受到消费者的喜爱。

头部电商平台农村扶贫战略、举措梳理

在消费升级、内容娱乐化等趋势的包围下,下沉市场直到现在依然魅力不减。一方面,下沉市场消费者消费观念更加开放,追求高性价比;另一方面,前一阶段入场者对下沉市场的教育和培养,把这片土地上的活力持续激活出来。

贝店“一县一品”扶贫助农成果报告显示,在贝店平台销售的贫困地区的农产品中,有200多个农产品年销售额超过了100万,其中32个农产品年销售额超过了1000万,晋龙鲜鸡蛋的销售额更是达到了3400万,充分体现了来自贫困地区绿色、有机农产品的受欢迎程度。

阿里巴巴:推出的农村淘宝项目通过与各地政府的合作,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帮助农民脱贫致富。同时,在2017年6月,农村淘宝正式升级,与手淘合二为一,针对农村市场增设家乡版。相关数据显示,阿里巴巴旗下的农村淘宝已孵化培育出160多个区域农业品牌,上线300多个兴农扶贫产品和23个淘乡甜种植示范基地,建成超过3万个村级服务站,近5万个村小二。

尤其是拼多多和快手们的快速生长,更是让所有人对下沉市场刮目相看,开始重新审视下沉市场的机会。似乎所有人都相信一句话:在下沉市场,迟到没关系,但缺席是会致命的。因而我们也看到,即便看上去已经是一片红海,但仍然有无数资本和创业者为下沉市场所疯狂。

来自贫困地区的农特产品,深受城市居民的喜爱。其中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安徽、湖北所占销售额的比例最高,是对消费扶贫贡献最多的省份,这些省份充分发挥了区域中心城市的优势,覆盖范围大,覆盖消费人群广。

除村淘外,阿里还在2017年上线了兴农扶贫业务。日前落幕的阿里巴巴2019丰收节公益直播盛典上,县长+网红+明星的带货模式,在3小时的直播中吸引了国内、外3400万人次围观,带货成交264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64%,创下新纪录。

可在下沉市场深耕的社交电商们似乎越发理智了。不同于以前,不少社交电商平台们开始慢慢剥离初期的野性,逐渐走向更理智的发展战略。其中最为明显的体现是,它们开始注重品牌的打造,比如自己下场做供应链,也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价格以外的地方,尝试用性价比提高用户的粘性。

乐于购买贫困地区农特产品的人群,从年龄分布来看,30-40岁年龄段的用户是购买贫困地区农产品的主力。30-40岁年龄段的用户具有较强的经济能力,对生活的品质对一定的追求,注重健康的生活方式,对贫困地区农产品的消费占比高达45%。从性别来看,消费扶贫女性用户的贡献占绝对的主导地位,贫困地区农产品的消费人群中女性比率高达92%。

京东:其农村电商项目主要为:3F战略、京东便利店和京东帮。其中,3F为实施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乡村金融三大战略。2018年,京东引领扶贫进入3.0时代。截至目前,京东在全国数百个贫困县上线商品超300万种,实现销售额超500亿元,直接带动70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

原因很简单,不管平台多野性,也不管消费者多么适应这种野性的运营,长期消费行为一定是由理智左右的,因而社交电商需要想方设法把从前在短时间内积累的用户,以一种合理且大众都接受的方式留下来。

社交赋能孵化具有地域特色的新农货品牌

拼多多:作为新兴电商平台的代表,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在农村扶贫上较有经验,且通过自己独特的玩法,开展的较为顺利。9月23日,2019年中国农民丰收节之际,在中国农业部和中国农民丰收节组织指导委员会的指导下,由新电商平台拼多多联合11所中国高校举办的农业科技创新与丰收中国论坛。会上披露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拼多多就砸下100亿元做电商扶贫。数据还显示,2018年度,拼多多平台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总额达653亿元,较2017年的196亿元,同比增长233%。过去三年,拼多多平台已累计帮扶139600户建档立卡扶贫家庭,产生超过21亿笔助农订单,累计销售109亿斤农产品,相关交易总额达510亿元。今年6月份,多多农园第二站落户云南文山。据网经社了解,多多农园是拼多多在脱贫攻坚和农产品上行上的新探索,旨在通过对产业链的改造,打通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让农民享受更多产业链利益。拼多多指出,在未来五年内,还将推动100个多多农园项目落地云南,覆盖500个贫困村,培养5000名云南本土农村电商人才,孵化和打造100个云南特色农产品品牌。

在性价比因素逐渐主导消费行为的不断演变下,无论是社交电商新秀,还是社交电商老手,都要围绕这个议题,去制定一个适合平台发展的长期战略,尽可能地在下一次洗牌中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

社交电商的共同特点是以人为传播核心,依托人与人分享的社交传播,实现商品传播自主化与用户需求多元化。贝店的核心在于以KOL为关键节点进行多社群精细化运营,基于稳定的社群及熟人关系的裂变,降低了用户发现商品成本,优化购物体验,并以农产品直供模式让用户享受了高性价比,使之能够快速聚集规模化的订单量,将农产品打造成网红爆款,孵化出一批具有地域特色的新农或品牌。

贝店:通过一县一品扶贫助农计划,社交电商+技术培训+消费扶贫的电商助农新模式,众多贫困地区的农产品正迅速成为网红爆款,畅销全国。据网经社了解,2018年至今,贝店已与超150个县域达成产地直供合作,销售农特产品达800多种,累计销售农产品超7亿斤,为农民创收超30亿元。8月22日,贝店以596659斤的成绩,创造了24小时单一网上平台销售最多土豆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

电商扶贫需要“新血液”

报告显示,贝店平台上累计诞生了上百个爆款农产品,其中100多个农产品累计销量超过10万个,25个农产品销量超过50万个。

电商平台精准扶贫成农村脱贫攻坚生力军

长期以来,农村对电商而言都是一块非常难啃的骨头,无论是商流,还是物流,农村都没有能够很好对其进行支撑的设施。即便是阿里京东等去到农村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难言将农村电商的底子扎稳,反而是步履维艰、蹑手蹑脚,倍感扶贫阻力。

洪湖小龙虾1小时销售10000斤,福建琯溪红心蜜柚11小时销售突破140万个,江西赣州赣南橙上线不到12小时50万斤售罄,海南三亚贵妃芒果上线首日卖出368万斤,云南高原沃柑贝店开售,单日510吨售罄,四川黄心猕猴桃24小时卖出269万颗等爆款数据不断在贝店诞生,并迅速成为具有地域特色的新农或品牌。值得一提的是,湖北恩施硒土豆在贝店24小时销售596659斤,成功创造“24小时单一网上平台销售最多土豆”吉尼斯世界纪录,一举打响了品牌知名度,成为了火爆一时的网红土豆。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在阿里、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贝店等头部电商平台带头加大对农村脱贫扶贫力度的努力下,农村电商将进一步加速农村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同时开展精准扶贫的上述电商平台,无疑成为了我国成农村脱贫攻坚生力军与中坚力量。曹磊进而指出道:

随着网络、物流等基础设施的成熟,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真正以农村为起源地的电商平台开始诞生,垂直的、综合的,都站了出来,农村电商不再单单是巨头的专属,对于长期被电商边缘化的农村市场而言,这是一次激励。

社交电商带来扶贫助农新模式

第一、从阿里的千县万村计划、京东千县燎原计划、苏宁县级苏宁易购服务站计划,再到拼多多的100亿元电商扶贫、贝店的一县一品扶贫助农计划,不难看出我国头部电商平台率先积极行动起来,无不体现了平台经济的强大带动效应和辐射能力。

但这还不够,电商扶贫需要更多的“新血液”。一方面,新的力量意味着的新的扶贫思路,以及扶贫模式,也就意味着更大的想象空间,另一方面,对正在扶贫的电商来说,不论是新的方法论,还是新的技术,都能一定程度上改善扶贫的效率,甚至是模式。

中国是小农经济为主导的农业大国。截至2018年底,中国仍有5.64亿乡村常住人口,中国农村的生产主体仍然是2.3亿的小农户。农村经济发展向来是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无论是政府的工作报告,还是人大代表讨论的焦点,也始终离不开“扶贫助农”这一话题。

第二、农村扶贫是重点,由电商平台带头进行的农村脱贫、扶贫行为,通过自己的方式助力农村电商发展,帮助农产品打开销路,进一步加速农村地区的发展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