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商发掘选拔电子烟调味品只怕会加多患心脏病的高风险

图片 2

图片 1

该研究首次使用来自iPS细胞的内皮细胞直接研究含有和不含尼古丁的电子液体对其活力和功能的影响。

2] Stem cell study determines most harmful vapeliquids Retrieved May
31, 2019, from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等机构研究人员27日在《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上报告,他们利用人类诱导多能干细胞培养内皮细胞,让它们接触含有或不含尼古丁的6种不同香型的常见电子烟液。内皮细胞是一种衬于心脏、血管和淋巴管内表面的主要细胞类型。

电子烟的使用迅速增加,但其健康影响尚未得到充分研究,其对血管健康的影响仍然未知。发表于美国心脏病学会期刊的内皮干细胞研究中的第一项研究发现,急性暴露于调味的电子液体或电子烟使用会加剧内皮细胞功能障碍,这通常发生在心脏病之前。

最后,研究人员比较了人们用电子香烟甩尾后血清中的尼古丁水平与吸食传统香烟的人的血清水平。他们发现,在以恒定速率吸烟10分钟后,两组血液中的尼古丁含量相似。

作为首个采用干细胞诱导内皮细胞研究电子烟对人体影响的研究,这项研究不但为后续研究奠定了内皮细胞生物学的实验模型基础,更提示了电子烟对人体的影响和对心血管系统的潜在危害。

结果显示,接触肉桂味和薄荷醇味电子烟液后,即使不含尼古丁,内皮细胞的活力也会显著下降,内皮细胞形成毛细血管样管状结构的能力也受到影响,这种结构与新血管的生长有关。而其他香型对内皮细胞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毒性。

研究人员观察到水果味的甜烟草含有焦糖和香草味,烟草味的红橡木田纳西腌制,甜味的黄油苏格兰威士忌对细胞产生中度毒性作用,毒性作用最强。肉桂味的马卡多。他们还发现薄荷醇烟草味的苔原在含有或不含尼古丁的浓度为1%时具有强烈的毒性作用。

尽管存在这些不确定因素,但自从大约十年前推出以来,电子烟的使用量已经飙升,特别是在年轻人中。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估计,2018年有超过350万中学生使用电子烟,但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2018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限制向仅限成人的场所销售调味电子烟,但烟草,薄荷和薄荷口味除外,这些口香糖可以在出售传统卷烟的任何地方出售。

参考资料

另外,接触电子烟液也会导致与脱氧核糖核酸损伤和细胞凋亡有关的分子水平显著升高。

内皮细胞是在血管,淋巴管和心脏内层发现的主要细胞类型。

图片 2

电子烟中的尼古丁、调味剂、溶剂会引发细胞凋亡、氧化应激和炎症因子增加,导致血管内皮功能紊乱,从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美国一项最新研究发现,电子香烟的香味烟液可能破坏内皮细胞功能,从而增加心脏病风险。

今年早些时候在美国心脏病学会第68届年度科学会议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报告膨胀电子烟或吸烟的成年人与没有心脏病,冠状动脉疾病和抑郁症的人相比,更容易患心脏病,冠状动脉疾病和抑郁症。使用它们或任何烟草制品。

研究人员还发现,暴露于肉桂和薄荷醇风味的电子液体会显着破坏培养细胞形成与新血管生长相关的毛细血管样管状结构的能力。用焦糖和香草调味的电子液体也破坏了生长,但没有那么严重。暴露于肉桂味和焦糖和香草味的细胞表现出对低密度脂蛋白和脂质的摄取增加

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日前,一项由亚利桑那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Arizona College of Medicine –
Phoenix)、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和斯坦福大学心血管研究所(Stanford Cardiovascular
Institute)的研究者共同进行的研究在《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上发表,揭示了电子烟对心血管系统造成的潜在风险。

研究人员警告说,电子香烟具有欺骗性,更容易使人短时间内接触到更高水平的尼古丁。电子香烟使用者要认识到,这些化学物质在体内循环并会影响心血管健康。

研究人员使用来自三个健康个体的诱导多能干细胞衍生的内皮细胞(iPSC-EC)和由五个健康的非吸烟者,五个活跃的吸烟者,两个电子香烟和香烟的双重用户以及两个鞋底组成的受试者群体。电子香烟的使用者。所有受试者均为没有其他主要心血管危险因素的健康个体。研究人员通过用不同尼古丁浓度的六种市售电子液体稀释来处理iPSC-EC,检测了电子液体对内皮细胞活力的影响。他们发现所有六种风味的电子液体对细胞存活有不同的影响,并观察到已知在血管疾病发展中起关键作用的促炎标志物的存在。

科学家研究了电子液体对称为内皮细胞的细胞的影响,这些细胞排列在血管内部。他们发现,当在实验室中生长时,暴露于电子液体的内皮细胞

电子烟同样有害健康,其中的尼古丁和调味剂都有影响(图片来源:123RF)

肉桂味和焦糖香草味的电子烟液还会导致内皮细胞对低密度脂蛋白和脂类摄取能力增强,这通常与内皮细胞出现炎症和功能失常有关,并可导致内皮细胞修复伤口的能力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