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媒体:安卓用十年建生态,酷派还需尤其努力

图片 3

外媒:安卓用十年建生态,华为还需更加努力

• 2019年08月10日11:48 • 网易科技

图片 1

8月1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华为刚刚推出了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鸿蒙,向将来取代谷歌安卓(Android)系统迈出了一大步。此举将减少其对美国技术的依赖,并确保其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业务能够在美国政府打压下存活下来。

最初,这款开源软件不会在智能手机上运行,但在2020年会被整合到汽车、手表以及个人电脑等设备上,耳机和虚拟现实眼镜也将紧随其后。此外,华为正考虑在即将推出的旗舰产品Mate
30上运行该系统。

华为消费者业务主管余承东表示:“因为我们支持谷歌安卓生态系统,我们将优先考虑推出安卓版智能手机。如果我们不能再继续使用安卓,我们可以快速激活鸿蒙系统,这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

华为此前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名单”,此举实际上阻止了华为使用谷歌的安卓软件、美国制造的微芯片和其他硬件组件,这给华为的未来带来了很大不确定性。尽管特朗普表示将放松部分限制,但华为的境况无法立即得到缓解。

为应对美国针对华为生产设备的技术制裁,华为开发出了鸿蒙系统,这是其开发更广泛替代产品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彭博社此前报道称,白宫推迟了美国企业恢复向华为销售产品许可的决定,这凸显了供应的不可预测性。

不管怎么说,特朗普的行政限制几乎扼杀了华为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最大智能手机制造商的目标。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主管尼尔·沙阿(Neil
Shah)表示,尽管华为的操作系统可能在国内市场表现良好,但任何在全球推翻谷歌安卓系统的计划都将是艰难的。

沙阿表示:“华为在中国拥有雄厚财力和庞大规模,可以在国内市场实现取代安卓系统的目标,但要在中国以外达到谷歌安卓水平的服务整合和应用质量,将是一项十分艰巨的挑战。”

不过,华为似乎有信心实现这个目标。余承东说:“我们的鸿蒙比安卓更强大、更安全,而且具有更强的分布式能力,面向未来。至于鸿蒙能否在智能手机上运行,这毋庸置疑!”

但是,要让鸿蒙发挥作用,华为需要开发者为其生态系统开发应用程序,这是围绕其羽翼未丰满软件的一个主要问题。沙阿补充说:“安卓花了10年时间才将谷歌移动服务深度集成起来,现在它拥有精心策划、相对安全的应用商店,拥有数以百万计的应用程序和先进的人工智能功能。”

余承东承认,华为去年至少花了7000万美元来吸引开发者帮助开发其操作系统,今年该公司可能投入更多。他说:“最大的吸引力是我们的利润分享计划。我们可能只保留应用程序利润的10%,剩下的都给开发者。”

鸿蒙的有效性仍有待华为证明。余承东谈到了后端技术细节,但没有描述面向消费者的功能,这表明它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进入黄金时段。为了帮助应用程序迁移,鸿蒙将以Linux和华为LiteOS内核构建,这将改变未来一代又一代的操作系统。

在特朗普政府禁止华为进入美国供应商名单两个月后,华为开始感到压力。该公司警告称,2019年下半年的表现将更加糟糕,并始终在内部为海外智能手机出货量下滑6000万部做准备。

由于“产量问题”,华为推迟发布其首款可折叠智能手机Mate
X。余承东警告说,消费者可能要等到11月才能买到这款期待已久的产品。推迟主打产品上市对这家正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与三星和苹果竞争的中国公司来说是个重大打击。

不过,华为已将目光投向国内市场,以抵消国际市场的不利影响。该公司已指派多达1万名工程师,每天三班倒,开发美国软件和零部件的替代品。华为已经设计了自己的麒麟处理器,不过在增加无线芯片方面仍依赖高通和博通等美国公司。

华为的重点是国内销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数据显示,华为第二季度出货量占据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37%的份额,与中国第二大和第三大智能手机厂商的市场份额之和大致相当。华为此前表示,强劲的国内市场销售推动其上半年出货量增长24%,至1.18亿部。

图片 2

[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发布时间: 2019-08-15 08:29:07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网络整理 栏目: 国内新闻
点击:

图片 3

进入美国实体清单后,华为对外展示的一直是一种高频而自信的对话姿态,但在没有取消清单前,可以看到的是,美国所树立的“数字柏林墙”对华为的影响将会继续存在。其中一个体现是在手机市场。9月19日晚,华为在德国慕尼黑推出了新旗舰手机Mate30系列和华为智慧屏。Mate30系列是华为上市的第二款5G手机,并且搭载了华为最新的麒麟990
5G
SoC芯片,集成了5G基带芯片。但在发布会现场,并没有明确提及这次推出的新手机会在哪些地区发售。今年5月,华为被美国政府列入”黑名单”。从此之后,美国企业便被禁止与华为进行商业来往。这一制裁的一个后果便是,华为的新机中没有GMS。也就是说,在Mate30上,无法安装关键的Google应用,包括谷歌邮件系统、地图、搜索、应用市场、YouTube等。相反,华为将提供自己的基于Android的操作系统,名为EMUI10和自己的应用程序商店。“后期或许有方案可以让消费者自己安卓GMS服务,安装过程也并不难,但最为关键的是会影响用户的信心。”Counterpoint大中华研究总监闫占孟对记者说。据悉,9月20日00:00,华为Mate30系列将全面开启预售,9月26日18时08分在华为商城及线上授权电商平台、华为授权体验店及线下授权零售商等正式开售。但对于欧洲的上市日期,华为方面并没有给出确切计划。
无法预装谷歌关键应用“一个开放的安卓系统和生态依然是我们的首选。”华为的一份声明写道。但Mate30却无法安装谷歌的关键应用。闫占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无法预测华为的海外市场会因此受到多大的影响。“经过一些努力,海外的运营商和消费者对华为的信心刚刚稳定一些,如果无法预装谷歌软件,对重拾信心会有一定难度。”闫占孟对记者说。根据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的最新预测,由于华为高端手机约70%是出货至中国,故因欠缺GMS预装而无法在海外市场销售对Mate30出货影响有限。因此,正向看待华为Mate30系列需求,认为华为Mate30在今年下半年的出货约为2000万台。从整体市场份额来看,根据IDC的数据,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排名中,华为位列第二,在第二季度国内市场上,华为位列第一,市占率达37%,同比增长了27%。余承东在慕尼黑的发布会上表示,虽然今年对华为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但今年1到8月,华为消费者业务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华为智能手机业务销量增长26%。但在此前的采访中,余承东也对记者表示,因为制裁,第二季度华为智能手机销售量少了1000万台。“如果没有制裁,我估计今年大概率我们的发货量会是全球第一。在制裁的情况下,我们依然保持着高速的增长。”余承东说,华为的市场份额在中国超过35%,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上升至17.6%。在近期的采访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表示,之前终端在海外出现了下滑,不过下滑的速度在减慢,在10%左右。对于无法预装谷歌的GMS生态系统,任正非说:“我们还是想继续使用安卓系统,我们和谷歌还是很友好的。如果美国政府不准我们使用,我们也有替代方法,但是如果要进行替代,需要两三年时间才能完成。所以,终端海外销量在这段时期有所下滑,我们认为是正常的。除了生态应用以外,我们的手机还有很多特殊的优质性能,因此我们认为还是会有客户喜欢和接受我们的产品的。”即使是在华为准备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统期间,任正非也表示不会出现亏损,只是增长会放慢。没有提及鸿蒙鸿蒙系统曾经被外界认为是谷歌的“替代品”,但在此次新品发布上,鸿蒙的名字并没有被提及。华为自研的操作系统鸿蒙,采用的是开源版本的安卓系统,在发布会上,余承东表示,华为将提供自己的移动服务HMS。据记者了解,华为从2012年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鸿蒙”。余承东曾表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一旦发生了不能够再使用这些操作系统的情况,我们就会做好启动B计划的准备。“鸿蒙OS可以用在手表、手环、大家问我能不能用手机,我随时可以用,为了考虑生态原因,优先使用安卓,如果安卓无法使用了,可以随时启用鸿蒙,鸿蒙OS比安卓有更强性能和安全分布式能力和全场景能力。”余承东此前对记者称,华为从安卓生态已经迁移到鸿蒙,开发工作非常非常小,一天两天能搞完,因为鸿蒙能实现兼容。但在海外市场,让消费者接受一套新的操作系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根据全球网站通信流量监测机构Statcounter数据,截至2019年4月,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Android系统占74.85%、苹果iOS占22.94%,其余平台占比都不超过1%。“目前华为在海外需要找一些公开市场,一些不依赖于大渠道商的区域,比如东南亚市场,机会会更大。”闫占孟对记者表示,后期或有方案可以让消费者自己安卓GMS服务,操作上只是多了一步,但是消费者和渠道以及运营商的信心才是关键。而Canalys分析师贾沫此前对记者表示,海外市场最难的主要是生态建设的问题。华为需要解决自研系统在海外市场使用apk的问题。根据之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Windows
Mobile抑或是三星的Tizen都没能成功。贾沫认为,安卓以及iOS的应用数量非常大,所以说华为的自研系统必须兼容apk,同时要解决一系列问题。比如全球性建立自营apk商店,类似Google
play
store这样的,同时还需要推出自己应对GMS的一系列服务。教育用户从谷歌系转到华为系。在最后还需要考虑如何吸引开发者去为华为自研系统优化应用。

原标题: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鸿蒙诞生始于2009年,业界认为其对标谷歌下一代操作系统;生态系统面临最大短…

来源:中国证券报

原标题: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华为这家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原计划今年坐上全球第一的位置,但受制于美国实体清单,华为使用谷歌系统服务受限,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因此延迟。

鸿蒙诞生始于2009年,业界认为其对标谷歌下一代操作系统;生态系统面临最大短板,华为打出开源、编译、终端、物联网等底牌。

不过,华为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11月26日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没有谷歌,华为也能成为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只是时间问题。

8月9日,东莞篮球中心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开发者和媒体,在这个拥有NBA级别的篮球馆中,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正式发布鸿蒙系统,瞬间点燃了全场开发者的情绪,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这种情况既有爱国主义的自豪感,也有敢于尝试挑战操作系统的鼓励。

今年华为预计手机生产量大概在2.4-2.5亿台左右。按照这一数据,华为仍然能够坐稳全球第二的位置。

距离“实体清单”生效还有10天时间,华为抢在这一时间点之前发布鸿蒙,是为未来谷歌可能停止提供安卓系统服务作准备。5月16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其后又将禁令延迟90天实施,如今禁令生效时间临近,华为不得不推出鸿蒙,以防范安卓系统停供的风险。

来源:CNN报道截图

在智能手机、PC等硬件设备上,中国的电子产品制造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操作系统却是从未曾有效突破的禁区。从PC时代的中标麒麟,到智能手机的阿里云OS,国产操作系统苦于没有强大的应用生态支撑而无法推广。在余承东看来,华为建设鸿蒙系统生态的优势在于每年几亿的终端出货量,但拥有更多出货量的三星也无法推广自研的操作系统Tizen,这一次华为能成功吗?

任正非:华为手机成为世界第一不是问题

前世与今生

据媒体报道,11月26日接受CNN采访时,主持人问道:“如今华为在智能手机领域排名全球第二,没有谷歌,华为能成为第一吗?”

酝酿十年,遭封锁后近五千人加班

来源:CNN报道截图

鸿蒙的诞生,始于2009年华为创立编译组,当时华为计划布局自研芯片,需要编译器开展工作。

任正非回答称,这只是时间问题,没有谷歌,华为一样可以成为世界第一。

2011年华为设立“2012实验室”,主要进行各种基础性技术的研究,包括芯片、编译器和操作系统,其中方舟编译器正是来自2012实验室旗下的诺亚方舟实验室,操作系统则由欧拉实验室研发。

来源:CNN报道截图

在2012年的一次内部讲话中,任正非表示华为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市场调研机构IDC数据显示,三星前三季度的智能手机出货量达2.256亿台,目前仍稳居世界第一的位置。

此后,华为的操作系统一直处于低调状态,这一阶段正是安卓和iOS的爆发期,智能手机的全面普及让PC互联网更迭至移动互联网。

而华为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按照原计划,华为今年的目标是挑落三星,成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机厂商。但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公司列入实体清单,美国公司向华为供货需要审批,其中包括华为智能手机安卓软件供应商谷歌,这打乱了华为最初的部署。

直至2018年开始美国政府针对华为采取封锁政策后,华为加快操作系统的工作。今年3月,余承东首次确认华为正在研发自有操作系统,但当时他强调,自研操作系统只是B计划,只会在安卓系统无法使用的情况下才会启动。

早在今年9月26日华为Mate30系列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直言:“如果没有制裁,今年大概率销量会超过3亿台,份额全球第一。但即便在困难的情况下,我们仍然能坐稳全球第二的位置。”

然而美国的封锁比想像中来得更快。

“在困难时期仍保持高速增长,离不开全球消费者的鼎力支持,离不开合作伙伴的鼎力支持。”在9月26日的发布会上,余承东回顾他接手华为消费者业务时坦言,“我负责华为消费者业务整整八年,这八年我们从中国根本不知名的手机厂商、正着数根本数不到我们这样的公司,变成了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

5月16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要求包括谷歌在内的美国供应商将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后,华为开始针对性地进行一系列部署。首先是华为旗下的半导体公司海思总裁何庭波发布内部信,宣布为公司的生存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其次才是鸿蒙系统的推出,余承东、任正非等开始为自研操作系统造势,强调华为有能力应对谷歌“断供”安卓的风险。

美国微软公司上周四称,已获得向中国华为公司出口软件的许可证。在华为MatePad产品发布会上,余承东证实了这一消息。